豆芽集Ⅰ/亦舒.名家作品

定  价 :
¥20.00
文 轩 价 :
¥12.00(60折)(降价通知)
配 送 至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
中国
四川省
成都市
请选择
暂时缺货
(配送详情)
作  者 :
亦舒
所属分类 :
图书 > 文学 > 作品集 > 散文杂著集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杂文
促销活动 :
文轩开学季.全场纸质书及音像单笔满88减10,满168减20,满298减40 详情 >>
购买数量 :
-+此商品已售出0
服  务 :
由文轩网直接销售和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正品低价|闪电发货|货到付款|高效退换货
  • 作 者:亦舒
  • 出版社:中国妇女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0-09-03
  • 开 本:32开
  • 页 数:无
  • 印刷时间:2009-01-01
  • 字 数:无
  • 装 帧:平装
  • 语  种:中文
  • 版 次:无
  • 印 次:无
  • I S B N:9787802036116
电子工业出版社图书
寻找爱情的邹小姐
全场包邮
重磅推荐
文艺小说
少儿童书
经管励志
居家生活
科技考试

主编推荐

    亦舒,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因为聪明,所以她宿命却也向上。读亦舒的感受就是一切自己把握,没有什么感情之事是严重到要放弃自己放弃生命的,不比琼瑶的大悲大喜,亦舒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生活中你自以为很看得重很难入放得下的人、事,在她的笔下,世事洞明,过后就烟消云散了。
    本书是亦舒的散文集,喜欢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噢!

内容简介

    亦舒,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因为聪明,所以她宿命却也向上。读亦舒的感受就是一切自己把握,没有什么感情之事是严重到要放弃自己放弃生命的,不比琼瑶的大悲大喜,亦舒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生活中你自以为很看得重很难入放得下的人、事,在她的笔下,世事洞明,过后就烟消云散了。 本书是亦舒的散文集,喜欢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噢!
    时间由人自己控制。有些人一生就是工作,因为工作令他快乐,各人选择是不一样的。我用最好的时间恋爱,当时大概也是快乐的,谁会那么努力去做痛苦的事呢,所以也不算浪费,得失之间不是容易衡量的。无论什么,只要一门心思的尽力,总会得到应有的报酬,社会还是公平的,一分努力,一分耕耘,只除了感情,不能交换,不能强求,没有譬解,没有理喻。女人对女人,再好也不过是淡如水,而且也必须维持淡如水,女朋友带来的愉快,至多至多是一阵轻风。但男朋友如阳光。如果你是一个幸运的人——大家为一个目标努力,志同道合,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温柔的默契;有时言语都是苍白的,彼此心领神会而无歧义,因为知识的积淀成心灵沟通的媒介。这样,人与人的关系可以无限美好——如果你可以幸运地找到这样一大群人。
    感情是静默的,温暖的,感情是永远存在的,时日只可以冲淡爱情,但不是感情,想深一点,读书最大的乐趣难道不是为学风为这些可爱的同学吗?

作者简介

    亦舒,生于上海,曾在《明报》任职记者及担任电影杂志采访记者和编辑。后赴英国留学,任职酒店公关部。进入香港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七年后辞职。现为全职作家及家庭主妇,并移居加拿大。

目录

幸运
两宗事
写稿
多年之前
愉快
杂文
生命
卖熟
老头子
侦查
楼下
跑鞋
小时候
独居
美女
灿烂

这种男人
生活
戏曲
装饰品
很容易
从哪里来
自由
艺术
窗外
香港人眼中
堡垒

观看
付不付得起
夏威夷
写作
洛史超域
稿费
遗传与天才
大胸脯
人性
意识
……

精彩内容

    依达
    你当然看过依达的小说。
    蒙妮坦日记、昨夜星辰、早晨再见、垂死天鹅、蓝色酒店,还有,最最精彩的芄尔私记。
    永远不会忘记依达的小说,念初中的时候,怎样买一本依达的故事回来追着看下去,事隔三五年,自己也开始写这写那,益发觉得依达的作品是好的。
    然而写得好的人都不写了。最近跟他通一次电话,他说:“你自外国回来,变了很多。”或者是,年龄大了也有原因。对依达,始终带一份尊敬。
    太年轻走到最高峰,唯一可以走的路便是下坡。
    香港并不是容纳天才的好地方,创作性行业普遍的低薪,逼得从业员多产,结果被个人的逼切与大众的需求榨得干干的,以后自然会有更多的天才出来,上一届神童便渐渐淡出。
    不过写小说,依达在蒙妮坦日记的那个水准,香港尚后无来者。
    困扰
    喝得太多,精神非常凼扰。
    敝友黄太相当生气,教训着:“钱多呀,拿XO冲凉好了。买件T恤说太贵,现在喝下去,又吐出来。这么无聊,干吗不找个麻甩佬同住同喝?”
    真听得心如刀割。
    而实在是不应该的,误人误己,结果醒来了,世界上又没变得美好点,还是十点钟要去开会,还是要把小说结束,还是得往银行跑,还是如常。
    年轻的时候最看不起喝酒的人,清醒而残忍地瞪眼盯着别人的醉态,然而我告诉你呵,人是不会死的,活着便渐渐老大,自然也堕入公式。
    当年气盛,如今偿还。
    后来看电视,看见酒的广告,黄色液体从樽中流出,都几乎有作Ⅱ区感,真困扰。
    专上学院
    英文书院毕业生的最终目的是港大。
    至少我那一代的想法是这样的。那时还不大流行留学,大概费用太高。欧洲很远,巴黎是一个梦。仿佛没有什么旅行社,到T埠去已是大件事了。
    当然还不至于想念T大。可是非常的除却巫山不是云,师范也没心思读,上一天学便逃走了,始终没有后悔,大约是没什么念头的。
    那时候已有中大,投考很容易,十七八岁的人,感觉上中大是给中文中学的学生念的,因为他们根本无法考港大,师范也难有多余学位,如此而已。
    如今倒是觉得中大很出风头,动辄可到电视台去拿高薪,要不进报馆工作,好处也是不少的,这个事实是大家必须学以致用,谁说本地姜不辣,群众便是力量,喧赫过港大,何必好高骛远,万水千山。
    有两样东西,钱买不到,又不可以从别人手里夺取的,是朋友与学问。钱有时候可以买到爱,还是顶长久的爱呢,但是学问就不行,朋友当然更不可以。
    ……
用户评分:
5.0
7人参与
7
0
0
0
0
我来评分:
写点评送积分 >>
全部评论
好评(7条)
中评(0条)
差评(0条)
天猫评论
头像
游客
摘抄 亦舒《豆芽集》 2009-06-14
  自然熨帖  林青霞为了这很不服气,有一次说:“连孙家雯都说我穿得不错,偏你说不好。”真够可爱,然而老孙又算老几呢。  同样打扮,比较喜欢自然熨帖那种,太标新立异的不好。像安妮荷尔颈子上缚领带,把男人西装领子竖高了穿——咱们又不是戏子,况且年龄上也不再允许去江湖卖艺了。却又不便太滥,金鞋银履不能再穿,等于去冬的长靴陪裙子,看得眼睛真疲乏。呵请勿误会在下有意作美容指导,我本人穿着极之随便,也相当保守,收入菲薄,不容有非分之想,时间紧凑,巅峰状态时都在爬格子,而不是在打扮。  最后:男人不适合太时髦,男人的心思应用在事业上,别太离谱,加上整洁便可。但是手表一定要戴好的,皮鞋一定要平跟的。  大谈大赞之后,十分痛快。  转成空  她们说:家云差点把上一任女友气死掉,所以家云不是一个好男友。  我说:“那是因为家云并不爱她,当家云碰到他真正爱的女孩子,他才不敢气她;把她气死,他也活不下去。”  家云正在开车,震惊于这个事实,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吧,直到那一分钟。  很多女人抱怨男友不解风情,很多男人觉得女友脾气坏,缺乏女人味道。这是错的,人们在所爱的人面前,永远把最好的一面露出来,小心谨慎,他那么放肆,不过是因为他不重视她。  人的本性如此,不必找借口了。  大家觉得条件好的男人比较风流,那是因为他们有时间有金钱慢慢挑选最终目标。爱情本身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吹吹打打在上环摆十桌酒结婚的少男少女,尽管儿孙满堂,一生不涉及爱情,其实也是好的,反正是非成败转成空。  注定  怎样去赢取一个人的欢心与爱情呢?据说一切都已注定,不用努力争取,争取也没有用。  感情原本是最难控制的事,当事人尚且糊里糊涂,并不能以常理推测,为什么他偏偏爱她而没有去爱别人,倒不是谁的条件好,谁的样子帅,谁又够温柔忍耐。  无论什么,只要一门心思地尽力,总会得到应有的报酬,社会还是公平的,一分努力,一分耕耘,只除了感情,不能交换,不能强求,没有譬解,没有理喻。大家对一切不能解释的事都加注脚:注定了。  命中应得贵人相助的,自然有人焦头烂额来提拔帮忙,命中有福气的,自然不必劳心劳力。  是谁安排的呢?用什么先决条件来选择呢?谁该赢,谁该输,谁占便宜,谁损失?不服原判的又该向谁上诉?一定要走完这条被注定的路?为什么?  哭泣  如果眼泪可以帮得了忙,一定坐下来,哭一条河。  (有一首歌叫《哭给我一条河》)  但是哭泣毕竟是很隐私的,如果朋友不能帮忙,何苦在他面前哭泣使他难堪。而在这世界上,人毕竟是寂寞的,归根结底,很多事旁人茫然失措,不知如何援手,于是坐在黑暗中,房门关得紧紧的,缓缓落泪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仍然要容光焕发,笑的时候当然天经地义全世界一同笑,世界有什么义务陪你一个人哭?旁人为什么要对牢个愁眉苦恼的弱者、  每个人都要过三十岁的,除非他二十九岁已经死了。并不容易呢,为小小的宽慰活下去,但死亡却更困难,刹那间一切事过情迁。当年哭泣的理由显得含冤莫白,当年的欢笑确是回忆长存。  不如笑多点,如果真的要哭,躲在屋中,把灯关掉,黑暗中,不要让别人看到。  自由  我的思想是这么自由,有时候简直可以飞过太平洋去,这真是值得骄傲的。如果有一个人对你好,管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必须要明白,在芸芸众生中,他没有选中别人。  许多人用世俗的标准来规范人的行为,哪些事行得通,哪些事行不通,而在我思想中,根本连半丝这样的概念都没有,一向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社会怎么想?叫社会去卧下死吧,寂寞孤苦的时候,社会可有伸出一只手,社会有没有温言安慰。  别人会怎么说。别人看不惯可以不要看,要骂便骂好了,都是十分无关痛痒的事,如果那件事令你快乐,又没有严重伤害别人,何乐而不为呢。将来,我们做人并没有将来,将来大家殊途同归。  今天太阳这么好,你想做什么?做吧。拨电话给他吧,告诉他,你爱他,在尚有呼吸的时候享受你感情的自由。
头像
游客
二十五六岁的亦舒 2009-04-14
  那时候的亦舒太年轻,气盛,骂这个骂那个,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然而我爱亦舒,我简直爱她的全部,所以我看这本书的乐趣,完全在于发现亦舒生活的点滴。如今的师太差不多归隐了,遍寻不着蛛丝马迹,只好拿豆芽,聊慰相思。  那时候的亦舒还和岳华在一起,她提到“朋友”要演谭嗣同,提到一个早晨,自己在睡觉,听到“阿华”在指点弟弟拉小提琴。那时候她和《欲望都市》里的凯莉一样,总是和女友小聚,方盈,施南生,何莉莉。会用煤气灶点烟烧了头发,会怀念N教授。  她说她只看鲁迅和《红楼梦》,她也会用“今天天气哈哈哈”。她说她年轻的时候也画眼影,化妆,后来就懒了。那时候的亦舒,多少有点年少气盛吧,可是我看着,仍然觉得可爱。  我想我是太爱她了
头像
游客
读两坨豆芽集 2009-11-28
  新经典的朋友给拿来亦舒的两本《豆芽集》,真的不是很好看。不过她写豆腐块儿文章都写到师太的地步了,那之前的边边角角都拿出来再凑一本书也没什么奇怪。  亦舒的东西读起来从来没有太大的价值,全是港女那种特别自立事事拎清也并不特别要求爱情并且很难再被什么东西感动的一塌糊涂的架势。不过一个女生宁可读亦舒也好过读琼瑶。应该珍爱生命、远离琼瑶。除非她运气非常好,不然一辈子只剩做梦了。  比如亦舒就从来不相信女人和女人之间存在友谊这回事儿。闺蜜最爱干的就是扮演你和你男朋友拆迁队的角色,或者就是在一块儿传闲话互相搬弄是非玩儿,真有了问题,女人找女人只能无中生有杯弓蛇影越说越乱。  确实,情谊是怎么一回事儿很难讲。记得自己原来在饭馆见过两个男人喝酒,每人跟前一打燕京互相吹,几个小时自始至终都没讲什么话。当时自己在旁边一桌,觉得朋友能做到这份儿上就够了。不像自己老和别人喋喋不休,一冷场就觉得尴尬,说来说去都是虚晃一枪的垃圾。其实语言从来不像我们以为得那么重要。就跟看电视里驯兽师教动物说话似的,绝对多此一举,好像他们不会说话很不方便一样。其实他们不会不方便,就像我们不会飞、看不到红外线一样,也从来没什么不方便的。  。。。  不过亦舒的东西看多了就觉得伶仃味儿太重,她讲的那些事事不相信事事靠自己有什么意思呢。就跟苏青说的似的,回家发现竟然连一颗钉子都是自己买的。。。  
头像
游客
这只能算是可以打发时间的一本书,不值得收藏 2009-07-20
  如题!  因为她是亦舒,所以这样的生活小感悟可以出集子赚钱。  如果是文笔还可以的人写出来同样的东西,估计没有人愿意出版。  因为她是亦舒,而其他人则是其他人。  ANYWAY,这是一本我看完后不会想到要看第二遍的书,仅此而已。
头像
游客
师太的青葱岁月 2009-02-25
  文集大约都是1979年前后的稿子。  估计是给明报的专栏,我估计,每篇三五百字,自动收笔。  什么都写,某句话,某杯茶,甚至看得出那时候的亦舒,气势比较汹涌,被人批评了,也借专栏争点意气,没有指名道姓,但显然不是好惹的。  甚至,她还写道林青霞不懂得穿衣服。  文集里面有一些朋友,都是名人。  而已经建立的世界观价值观。  她喜欢的,不喜欢的。淋漓尽致。  特别去查了查那些她笔下的妙人儿,有一个叫张蓓莉的,哇,果然艳丽无边,和林青霞绝对有的一拼。  那些稿子,对于我们了解亦舒这个人是有一些帮助的。  但文采和文笔,初见个性,并没有散发光芒。  后来,直到是后来,从我开始看亦舒的时候,发现,她是越写越好了。  这支笔,带给她无限她想要和她不想要的东西。  
头像
游客
她比烟花寂寞 2009-01-28
  最近在看亦舒的《豆芽集》,当年在明报上辟一块豆干大小的方块让她孵豆芽,每篇寸寸长数百字,而在数百字内说出要义来其实谈何容易。她有次说,专栏女作家在报刊的一角找到自我,什么琐碎的事都拿出来絮叨一番,不知是否自嘲,因她自己何尝幸免于此。你想,定期要出货补白,却哪里有这么多大事由你来写,渐渐地就离不了两室两厅、周遭一里。在我看来,能霸住一个方块骂东骂西虽是奢侈,时间久了,也变成碎碎念,有才思枯竭之虞。有时候,抄一段歌词也是一篇。喜欢一个人,可以赞上两三篇。一边说公众人物,笑骂由人,涵养不够便不要做,转头又说,我又不知你面长面短,为何无端被说。让人失笑。这样矛盾和率性,也一直有人陪她玩,不是不幸运的。  关于N教授,她写了两篇,坦白自承仍是爱他的。那是她留英期间的教授,右耳聋了,说话时常把左耳凑上来,但这也不是缺憾。她这样写道:多年来找不到他有任何缺憾。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不可能?永不后悔花这三年。  记得吗?她甚至用了一整篇小说来把这段埋在心底的小小情愫发扬光大,那便是《人淡如菊》。小说家的特权是把YY变成小说的情节,她设制了一个史上最纯情的小三,爱上了她的教授——有妇之夫纳梵先生,不仅爱,而且后来住在一起,于是情趣变了质。可能她是试图对自己说,如果爱一个人,千万不要与他同居或是结婚,而是永恒地保持一个暧昧的距离,这样就永远可以爱下去,至少可以想念。  结局是煞风景的,但不可否认的是,那是她写过的最动人的爱情篇章。那个急景残年的圣诞节,她大无畏地向他表白。他轻轻地把她的头按在胸前,她两只手臂自然地抱住他的腰,他很温暖,那几秒钟像永恒一样。  那是一个下雪的圣诞。地上的雪被踏碎了,天上的雪却又在飘下来,白的,细小的,寂寞的。这样的爱,是极之寂寞的一件事吧。在新年到来之时,望着烟火四射、硝烟弥漫的窗外,我如是想。  
头像
游客
想文身的师太和想文身的我 2009-03-13
  你有没有想过要文身?   我一直想文身。   在肩膀上文一只中国式的蝴蝶,各种自来旧的颜色,配白色的衣服,一定是很好看的吧。   可是自古文身都是属于不正经的人:水手、白相人、浪人。一个写稿为生的女人,手臂上忽然多了一条青龙,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据哥哥(倪匡)说:渴望文身的人犯罪倾向甚重。可是只觉得文身凄艳,而且永远不会过分流行,试想,文身之后,回家静静地看“大力水手”,写剧本,与友人讨论张爱玲文字的得失,阅鲁迅的旧小说钞。多过瘾。   中国人,一向把任何东西归类,譬如钱一定是俗的,文身一定邪恶。奇是奇者外国人也这样想,洋同学不赞同文身:“戴耳环的男人和文身的女人是最可怕的。”她们说。   ——《文身》(摘自亦舒散文集《豆芽集1》)   看到此篇,不禁笑了,原来师太年轻时也这么不羁。据说《豆芽集》是她25岁左右在报纸副刊上的“孵豆芽”之作。25岁,当然还有本钱偏激任性。   我也一直想要文身,想在脚踝处文一小段黑色的荆棘。也许早就预料到前路荆棘满布。   想了好多年,甚至学生时代就打好了腹稿。打算如何如何攒钱,叫哪个女伴陪我去,怎么在家中穿袜子瞒过老妈的法眼……结果蠢蠢欲动了多年,我的心愿还是没有付诸行动,人却快老大了。   文身的艺人中,最喜欢张柏芝和卢巧音。觉得只有张那么清瘦那么倔强,才配得起那些个见证着爱情的美丽文身。而卢巧音,她那么性格,她不配文身还有谁配?   高中时,读过一则小新闻,大意是国外某知名艺人,订婚时没买鹅卵石那么大颗的钻石戒指,而是把彼此的名字文在无名指上,作为永久信物。当时感动得一塌糊涂,决心将来要效仿之。   可惜,现在哪里找得到这么大胆的男人?他们或许宁愿多花些银子乖乖地买戒指,也不肯这么做。心里一定暗想:多痛,且出去偷吃时无法取下来。不过可以建议他们在手上缠上一圈胶布,呵呵,要偷还是会偷的。   
正品

文轩网隶属四川新华发行集团,香港上市公司,所售图书均为全新正版,请放心购买。

运费

文轩网图书/音像单笔订单满38元免运费(内蒙古、青海、海南、新疆、西藏、宁夏及海外地区除外)。未满38元全国运费5元/单。

配送

与文轩网合作的物流公司有:申通/圆通/CCES/港中能达/邮政经济快递/邮政平邮等。(发货系统自动匹配,暂时无法指定快递)

没有解决您的问题?
暂无提问,您可以咨询我们,我们会在一个工作日内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