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外国 > 暗流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殿堂级文学大家返璞归真直击心灵的散文饕餮 从此,*国有了自己的《瓦尔登湖》 请我们记住:你怎么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你 茅盾文学大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心灵之旅 一部重新定见人与自然关系的碑铭之作 当代*国静好至极的散文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暗流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内容简介

阿尔卑斯山麓格农大学的辅导老师神秘死亡,尸体在悬崖上的夹缝里发现。尸体身上遭多次切割,眼球被取走,里面竟然有四十年前的酸性雨水……
与此同时,大学附近的小镇上也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有人入侵了十八年前死于车祸的十岁女孩朱迪丝的墓室,并在那里涂画纳粹标志。这看似孤立的两起案件是否有着内在联系?
而在此时,在冰山上发现了第二具尸体……
尼曼和卡里姆在调查两件截然不同的案件时相遇,经过层层抽丝剥茧,隐藏在案件背后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

作者简介

让-里斯托夫.格朗热
Jean-Christophe Grange
一九六一年出生于巴黎,自幼喜好文学,在巴黎索邦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他先在一家公司当业务员,之后在摄影报道杂志担任编辑,并随摄影师四处旅游,曾去过北极,蒙古,非洲等地,丰富的地理知识也奠定了日后他小说里辽阔时空背景的基础。一九九八年他以本书一跃成为国际畅销作家,并改编成电影,并拍摄了续集。目前他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二十八种语言,**销量高达七百多万册。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读者对象

主编推荐

法国重量悬疑推理大家成名作!
被译成二十八种语言,全球销量高达七百多万册!
拍摄为电影,让.雷诺主演,全球票房大卖!

一次暗藏杀机的奇景探险
一场扑朔迷离的灵魂交换
一出惊心动魄的暗夜追逐
一个埋藏已久的惊天秘密
一桩命案的发生,引发了无法控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隐藏了近半个世纪的人类优化实验被发现,人性的疮疤被揭开……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精彩内容

    “胜――利――了!胜――利――了!”
    皮埃尔?尼曼手指僵硬地放在高频对讲机上,俯瞰着缓缓走下王子公园体育场水泥扶梯的人群。成千上万狂热的脑袋、白色的帽子、花哨的披巾,组成―条五颜六色的飘带。五彩纸屑漫天飞舞。真是一群痴狂的球迷,他们嘴里一字一顿地齐声喊着三个刺耳的音节:“胜――利一一了!”
    警长站在面对球场的幼儿园屋顶上,共和国治安部队第三、第四特警队的行动一览无余。身穿深蓝色警服的队员们戴着黑色头盔,手拿聚碳酸酯盾牌迅速跑动着。这是出警的常规做法。两百名警员分守各大门两边,戴面罩的特遣队则负责避免两队球迷擦枪走火、短兵相接……
    今晚,萨拉戈萨和阿森纳两支球队在1995年欧洲优胜者杯决赛中相遇了。这是今年**一场有两支非法国球队在巴黎的比赛。为了这次比赛,一千四百多名警察和士兵都出动了。他们的任务包括身份查证、安检搜身以及控制来自两个国家的四万名球迷。警长皮埃尔?尼曼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之一。往常,这种行动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但这位平头警长却很重视这种单纯的警戒和对抗式作业。没有调查,也没有程序。一定程度上来说,这种无动机的工作让他感到放松,他喜欢部队在行动中表现出的军事风貌。
    球迷们已下到了**层看台――可以看见他们,就在那混凝土建筑物之间,H门和G门上方。尼曼看了下手表。再过四分钟,他们就会挤出来,涌向马路。随之而来的就是双方挑衅、失控和斗殴的危险。警长深吸一口气。十月的这个夜晚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还剩两分钟。尼曼本能地转过身,望向远处的圣鲁门广场,那里**空旷。三股喷泉在夜里高高地向上喷射着,像极了令人不安的图腾。治安部队的警车沿着林荫街紧密排成一列。前面,一些人晃着肩膀,扣着头盔,用警棍敲打着腿。这是预备警队。
    球场里开始嘈杂起来。人群在带桩的护栏间缓缓散开。尼曼不禁笑了,这正是他要寻找的:人潮出现了。喇叭声撕裂了鼎沸的人声,欢呼的隆隆声使得混凝土体育馆的缝隙都在颤抖:“胜――利――了!胜――利――了!”尼曼按下对讲机按钮,呼叫东队长若阿尚:“我是尼曼,他们出来了。把人群向警车、缪拉大道、停车场和地铁出入口方向疏导。”
    警长站在高处,分析了下形势:这边风险*小,今晚,这边的西班牙球迷获胜了,所以不构成威胁。对面,英国人正从A门和K门散场,走向布洛涅看台――*端球迷的看台。尼曼要时刻注意那里,保证行动顺利进行。
    突然,在路灯的微光下,人群上方飞过一只玻璃瓶。警长看到一根警棍打了下去,几排人拥挤着向后退,有些人摔倒了。他朝对讲机吼道:“若阿尚,他妈的!管好你的人!”
    尼曼冲向后楼梯,大步奔下八层楼。当他冲上林荫街的时候,两列治安部队已经到位,准备制服那些流氓。尼曼朝武装人员跑去,一边挥动着双臂。当警棍离他脸几米远的时候,若阿尚从他右边冒出来,脑袋上戴着头盔。他抬起头盔面甲,投来愤怒的眼光。
    “天哪!尼曼,你是疯了还是怎么的?你穿便衣,会……”
    警长压根儿没听进去。
    “这是什么狗屁情况?管好你的人,若阿尚!要是管不住,三分钟后就会引起暴乱。”
    队长直喘着气,脸又圆又红,他那本世纪初流行的小胡子随着他急促的呼吸抖动着。对讲机里呜响着:“呼……呼叫所有分队……呼叫所有分队……布洛涅看台通道……哥芒当一盖勒堡大街……我……我们有麻烦了!”
    尼曼死死盯着若阿尚,好像他是这次大骚乱的**责任人。他手指摁下对讲机,“我是尼曼,我们马上到。”然后,他用冷静的声音命令队长:“我走了。尽量多派点人手过去,控制住这里的情况。”
    还没等对方回答,警长就已经跑去找给他当司机的实习警员了。他大步穿过广场,看见远处王子餐馆的服务员急急忙忙拉下了铁门。空气中弥漫着恐慌的气氛。 他终于找到了穿着皮夹的棕发司机,他正在一辆黑色小车旁跺着脚。尼曼拍着汽车引擎盖吼道:“快!布洛涅通道!”
    两人同时上了车,车子冒着烟启动了。实习警员转向体育馆左边,沿设置好的安全通道行驶,好以*快速度到达K门。尼曼有种预感。“不,”他叫道,“掉头。群架会朝我们来的。”
    车子掉过头,滑进消防车留下的水洼里――这些消防车已经准备好应付骚动了。然后,沿着灰色流动警卫车形成的狭窄通道,车子在王子公园大道上前行。戴头盔的警察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朝一个方向跑去。尼曼将警灯放上车顶。实习警员在洛德?贝纳中学附近左转,绕过圆形转盘,沿着体育馆周围行驶。
    他们刚经过奥德伊看台,尼曼一看到空中飘荡的烟雾,就知道自己是对的:骚乱已经扩散到欧洲广场了。
    P2-4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