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小说 > 侦探/推理/悬疑小说 > 死亡刻痕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殿堂级文学大家返璞归真直击心灵的散文饕餮 从此,*国有了自己的《瓦尔登湖》 请我们记住:你怎么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你 茅盾文学大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心灵之旅 一部重新定见人与自然关系的碑铭之作 当代*国静好至极的散文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死亡刻痕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内容简介

星系中有九大星国,荼威和枭狄共处一颗星球。新一代的枭狄统治者利扎克·诺亚维克背负着“将让位于贝尼西特家族”的宿命,抓来荼威国新起的神谕者和他的弟弟阿珂斯,试图改变命运,建立独立政权甚至称霸整个星系。希亚是利扎克的妹妹,也是他残忍、暴虐统治的工具——她可以通过触碰让他人痛不欲生,但她自己也要分毫不减地承受这份痛苦。
当阿珂斯以命定奴仆的身份被利扎克推进希亚的世界,一切都改变了。阿珂斯是星系中唯独可以触碰希亚的人,他的触碰不仅让希亚感受到靠前的安宁和平静,还激起了她对爱的强烈渴望。两个来自彼此仇视家族的年轻人就这样相爱了,希亚不惜背叛家族,参与谋杀哥哥的行动,而阿珂斯也在向着自己“将为服侍诺亚维克家族而死”的命运全速冲刺。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

作者简介

维罗尼卡·罗斯,《纽约时报》畅销书靠前《分歧者》系列作者。此系列包括《分歧者》《反叛者》《忠诚者》及《分歧者外传》。《分歧者》是罗斯22岁时的处女作,该书的优选大卖让她一炮而红。《反叛者》和《分歧者》两部作品入围《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超过100周。这让她成为美国青春文学界当仁不让的领军人物。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媒体评论

整本书充满了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一定会让罗斯的粉丝大呼过瘾。

    —《科克斯评论》
罗斯的新作极具想象力,她创设的新世界充斥着政治阴谋和大冒险,但缓慢燃烧的浪漫仍不失为其核心。罗斯的粉丝一定能在即将出版的作品中获得巨大的满足。

    —《书单杂志》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目录

《死亡刻痕》无目录
显示全部目录>>隐藏全部目录>>

精彩内容

    “出什么事了?”阿珂斯听出这是欧力的声音。她从东部的楼梯间出来,走进了应急灯的光晕里,前面是她的姑妈拜赫。欧力看起来比往常还要邋遢,有几绺头发都钻出发网跑到脸上了,毛衣上的扣子也扣错了。
    “你现在有危险,”拜赫说,“是时候用上我们练习已久的本事了。”
    “为什么?”欧力问道,“你跑到这儿来,把我拖出教室,让我抛下一切,抛下所有人——”
    “所有命运眷顾者都有危险,你还不明白吗?你已经暴露了!”
    “那凯雷赛特家呢?他们不也很危险?”
    “没你这么紧急。”拜赫拉着欧力的胳膊肘,把她往东部楼梯间的平台那里拉。欧力的脸被黑影挡住了,阿珂斯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走到转角那儿时一转身,头发拂过脸庞,毛衣微微滑下肩膀,露出了锁骨。
    他很确定,她的目光在搜寻自己,眼睛大睁着,充满了恐惧——挺难形容的。紧接着阿珂斯就听见有人在叫他。
    奇西从大厅中央的一间办公室冲了出来,穿着她的厚料灰裙子和黑色靴子,嘴巴紧紧地绷着。
    “快来,”她说,“我们得到校长室去。老爸这就来接我们,我们到那儿去等他。”
    “是什么——”阿珂斯开口发问。但是就像往常一样,他的声音太轻柔,以至于总是被人忽略。
    “快点儿啊!”奇西又反身回到刚才的那间办公室,阿珂斯的思绪却一时四散,飘到了别处:欧力是命运眷顾者。所有的灯都灭了。老爸要来接他们。欧力有危险。他有危险。
    ……
    “老爸。”埃加先开口了。
    “今天早上,议会公开了眷顾者的命运,并称对此事负责。”父亲说道,“多季前,神谕者为表示信任,秘密地把命运名录告诉了议会。通常,如果一个人还活着,他的命运是不该被公开的,只有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人知道,但是现在……”他的目光一个个地落在孩子们的身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们的命运了。”
    “是什么样的命运?”阿珂斯轻声发问,与此同时奇西也在问,“为什么会有危险?”
    父亲没回答阿珂斯,但是回答了奇西:“并不是所有的眷顾者都会有危险,但是有的人……被透露的信息更多。”
    阿珂斯想到了欧力被她姑妈拉住胳膊拽往楼梯间时说的话:你已经暴露了。你必须走。
    欧力也是有命运的——危险的命运。但是就阿珂斯记忆所及,命运名录中并没有任何姓“雷德纳里斯”的家族。这一定不是欧力的真名。
    “我们的命运是什么?”埃加问道。阿珂斯有点儿嫉妒他洪亮清晰的声音。有时候,当他们想拖过规定时间晚点儿睡,埃加会试着轻言细语,但总是聊不了一会儿,老爸或老妈就会过来制止。阿珂斯就不同了,他天性就比哥哥姐姐更闷,所以他还没把欧力的事告诉他们。
    “等我们安全了平静了我再告诉你。”父亲说着,极力表现出愉快的语气。
    “老妈在哪儿?”阿珂斯问道。这次,奥瑟听见了。
    “你们的老妈……”奥瑟咬紧了牙齿,身下的坐垫裂开一个大缝,就像面包在烤炉里开裂似的。他骂了几句,伸手修复裂缝。阿珂斯则惊愕地看着他,恐惧不已:什么事让他如此愤怒?
    “我也不知道你们的老妈在哪儿,”父亲很终说,“但我保证她没事。”
    “她事先没提醒过您吗?”阿珂斯问。
    “也许老妈也不知道。”奇西轻声说道。
    但他们都知道这有多不对劲儿:萨法是可以预知未来的,一直都可以。
    “你们的老妈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尽管有的时候我们并不了解,”奥瑟平静了一些,继续说,“但我们必须相信她,尤其是在困难重重的时候。”
    阿珂斯有点儿怀疑父亲是不是相信这些话,他此刻这样说就像是为了提醒他自己。
    ……埃加大叫起来,奇西倒吸了口冷气,阿珂斯惊得一动不动。
    客厅里站着三个人:一个又高又瘦,一个更高且壮,一个矮而敦实。他们都穿着盔甲,金属在硫黄石昏黄的火光下闪烁,极其深重的颜色,看起来几乎是黑的,但实际上那是很好很好深的蓝色。他们佩着潮涌之刃,剑柄紧握,黑色的潮涌绕手蜿蜒,将武器和人牢牢结合。阿珂斯以前曾见到过这种利刃,但那是海萨巡逻兵的配备。家里是接近不需要潮涌之刃的,这里住的不过是农夫和神谕者。
    虽然阿珂斯自己并不清楚这一点,但其实他已经了然于胸:这些人是枭狄人,荼威人的敌人,他们的敌人。在铭记枭狄入侵的纪念碑前,每一支蜡烛背后的罪魁祸首都是这样的人。这些人朝着海萨的建筑进攻,砸碎玻璃,使之伤痕累累;他们专挑那些很胆大、不错壮、很勇猛的人来杀,让他们的家人以泪洗面。阿珂斯的祖母——拿着一把面包刀的祖母,就在此列——他们的老爸是这么说的。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奥瑟剑拔弩张地问。围布仍然好好地围在矮桌上,兽皮毯子也仍然堆在火炉边——奇西出门之前在那儿看书来着。炉火仅余微小火苗,尽管还在燃烧,但屋子里已经冷了下来。父亲挺直身子跨立,把三个孩子护在身后。
    “没有女人,”其中一个对另外两个说道,“她跑哪儿去了?”
    “神谕者,”其中一个回答他,“没那么容易抓。”
    “我知道你们会讲荼威语,”父亲的语气越发严厉,“所以,别假装听不懂我的话,也别东拉西扯。”
    阿珂斯皱起眉头:难道老爸没听见他们正谈论老妈?
    “这家伙很难缠,”高壮的那人说道,“他叫什么?”阿珂斯注意到,这个人有着金色的眼睛,就像熔化的金属一般。
    “奥瑟。”矮墩墩的那人回答。他的脸上满是疤痕,细小的纹路恣意铺陈,其中很长的一条一直延伸到他的眼睛旁边。老爸的名字从他们嘴里念出来,听着真别扭。
    “奥瑟·凯雷赛特。”金眼睛说。这一句,他的声音有点儿……不同,仿佛是突然换用了比较重的异乡口音。可刚才并不是这样啊,怎么回事?“我是瓦什·库泽。”他又说。
    “我知道你是谁,”父亲说,“我可不是坐井观天、世事不知的。”
    “抓住他。”自称瓦什的人下了令,那个矮子便举起手中武器朝着父亲刺了过去。两人缠斗起来,胳膊紧紧地互相扯住,阿珂斯和奇西连忙往后退开。奥瑟狠咬着牙齿,客厅里的镜子爆裂开来,玻璃碎片四散飞溅;老爸老妈的结婚照本是放在壁炉架上的,这时画框也碎了,玻璃罩板裂成两半。可是那个枭狄人仍然不放手,把父亲扑倒在地。这么一来,埃加、奇西和阿珂斯就没遮没挡了。
    矮子迫使父亲屈膝跪地,并用潮涌之刃指着他的咽喉。
    “看好这几个小孩。”瓦什对瘦子说道。这正提醒了阿珂斯,门就在他背后。他一把抓住门把手猛转,但当他拉开门的时候,一只粗糙的手箍住了他的肩膀。那瘦子单手就把他拎了起来。阿珂斯的肩膀一阵疼痛,他用力反击,狠揍他的腿,那枭狄人却笑了起来。
    “这小豆芽菜,”瘦子吐了口唾沫,“你,还有你那些可怜巴巴的族人,优选现在就投降。”
    “我们才不是可怜巴巴的呢!”阿珂斯说。但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吵不赢架的小孩在闹别扭,蠢得很。可是不知为什么,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光扯住阿珂斯肩膀的那个瘦子停下了动作,奇西、埃加和奥瑟也是。他们一个个都盯着阿珂斯,而且——见鬼——一股热流又涌上了他的脸,这真是这辈子很不该脸红的时刻。
    然而瓦什·库泽大笑起来。
    “我猜,这是你很小的孩子,”他对奥瑟说,“你知道他会说枭狄语吗?”
    “我才不会说枭狄语。”阿珂斯无力地反驳道。
    “你刚才说了,”瓦什继续道,“我真好奇,凯雷赛特家族里竟然有个孩子是枭狄血统,你们对此有何高见?”
    “阿珂斯……”埃加惊异地低语,仿佛是在向弟弟发问。
    “我没有枭狄血统!”阿珂斯狠狠说道,但那三个陌生人立刻笑了起来。直到此刻,阿珂斯才反应过来——他听见了自己嘴里讲出来的话,明白它的确切意思;他也听见了粗粝的音节,夹杂着间隔音和闭元音。这确实是枭狄语,他从未听过的语言。它和优雅的荼威语有着天壤之别,就像扬卷起雪粒的狂风。
    他刚刚说了枭狄语,和他的敌人讲了同一种语言。但是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可能会讲一种接近没有听过的语言?
    “你太太呢,奥瑟?”瓦什重新转移注意力,转动着潮涌之刃,黑色的潮涌缠绕在他的皮肤上。“我们得问问她,是否跟一个枭狄人有过浪漫情史,或是她自己就有枭狄血统,却没找到机会告诉你。这位神谕者必然知道她的小儿子何以一口流利的枭狄语,何以如此泄露天机。”
    “她不在,”奥瑟言简意赅地说,“正如你所见。”
    “荼威人觉得他聪明?”瓦什说,“我的看法是:和敌人耍聪明只会让自己送命。”
    “可以确信的是,你的看法愚蠢之极。”奥瑟说道。尽管已经匍匐在地,可不知为何,他仍然能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睥睨着瓦什。“诺亚维克家的奴才,你不过是我指甲缝里的泥。”
    瓦什猛地挥拳,狠狠地擂向父亲的脸,力气之大打得他侧翻了身子。埃加大叫起来想要冲过去,却被那个拽着阿珂斯的瘦子一把拦住。埃加已经十六季岁了,身形几乎和成年人相当,可这瘦子却能把两兄弟同时制住,不费吹灰之力。
    这时,起居室里的矮桌从中间爆裂,彻有效底地断开,向两边塌了下去。桌上的小物件——一个旧杯子、一本书、父亲刨削的几块碎木头——全都散落在地上。
    “如果我是你,”瓦什低声说,“我就会控制好自己的天赋赐礼,奥瑟。”
    奥瑟突然朝着瓦什的脸抓去,但这是个假动作,他紧接着就朝站在旁边看的那个一脸疤的胖子出手,攫住他的手腕,用劲儿一拧,迫使他松开了手。说时迟那时快,奥瑟接住了那柄潮涌之刃,掉转锋口对准它刚才的主人,扬起了眉毛。
    “尽管杀死他好了,”瓦什说,“在我们那里,像他这样的人多得是,你却只有三个孩子。”
    奥瑟的嘴唇肿胀流血,他用舌尖舔掉血迹,回过头看着瓦什。
    “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他说,“你们应该已经搜过神庙了。如果她知道你们会找到这里来,她也不会留在这儿。”
    瓦什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利刃。
    “我想这也无所谓,”他用枭狄语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这些孩子。”他说着看向胖子,他正一只手抓着阿珂斯,另一只手把埃加摁在墙边。
    “我们已经知道很小的是谁了,”胖子也用枭狄语回答,同时又把阿珂斯拎了起来,“但排行老二的是哪一个?”
    “爸爸,”阿珂斯极力出声,“他们想知道谁是小孩,他们想知道谁是老二——”
    胖子松开阿珂斯,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正好打在他的颧骨上。阿珂斯踉跄着向后跌倒,狠狠撞上了墙壁。奇西忍住呜咽扑向弟弟,轻轻抚摩他的脸。
    奥瑟咬紧的牙缝里迸发出怒吼,他挥起夺来的那把潮涌之刃,用力地深深刺入瓦什的身体,穿透了他的盔甲。
    可是瓦什甚至都没往后退。他歪了歪嘴,微笑着,握住利刃的剑柄。就在奥瑟惊异不已的时候,瓦什猛地把剑从自己身体里抽了出来。鲜血一下子迸发而出,浸透了他的黑蓝色裤子。
    “你只知道我的名字,却不知道我的天赋赐礼吗?”瓦什柔声说道,“我没有痛感,想起来了吗?”
    他抓住奥瑟的肘部,向后猛拉,接着把刀子扎进他胳膊的肌肉里狠剐。父亲发出的低吼是阿珂斯从未听过的。血溅落在地上,埃加又尖叫起来,徒劳地挣扎着。奇西的脸扭曲了,但她仍然一语不发。
    阿珂斯再也忍不住了。尽管脸上还疼得要命,尽管采取行动也没什么用,尽管他根本就是无能为力,他还是站了起来。
    “埃加,”他冷静地说,“跑。”
    阿珂斯整个人撞向瓦什,手指狠狠地抠进了他的伤口里。再深些,再深些。他想捏碎他的骨头,撕烂他的心脏。
    脚步声、尖叫声、哭泣声……所有的声音都涌进了阿珂斯的耳朵里,恐怖至极。他用尽全力猛击瓦什的身体一侧——但那儿佩着盔甲,这几下根本不伤毫厘,反倒让他自己的手疼痛不已。胖子朝他走过来,把他掀起来丢在地上,就像丢一袋面粉,然后抬脚踩住了他的脸。泥土沙砾在皮肤上摩擦,阿珂斯感觉到了。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

主编推荐

1. 《分歧者》系列作者维罗尼卡·罗斯惊世新作!
2. 优选2017年1月17日同步出版,数十国协力打造出版新奇迹!
3.继席卷40国狂销3600万册,《分歧者》系列打造现象级优选畅销书之后,再续奇迹!
4.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周刊》等主流媒体盛赞的YA小说!
5. 好莱坞同名电影大片筹拍中
6. 在作者罗斯构造的全新世界体系中,命运早已注定,天赋赐礼也蕴含诅咒,而爱情在仇人之间愈演愈烈,正义在生死面前一文不值。
奇特的故事架构,曲折的情节转折,《死亡刻痕》这部小说将为你尽情展示想象力的非凡魅力。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