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中国当代 > 金陵公子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殿堂级文学大家返璞归真直击心灵的散文饕餮 从此,*国有了自己的《瓦尔登湖》 请我们记住:你怎么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你 茅盾文学大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心灵之旅 一部重新定见人与自然关系的碑铭之作 当代*国静好至极的散文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金陵公子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摘要

世事风云一公子
——《金陵公子》序



海云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我在第一次编辑她的一篇散文时就发现了。
她笔下的人物不仅生动而且离读者很近,似乎不是在书里,而是在身边。那些喜怒哀乐就在你我他的生活中,日复一日地演绎着。若没有海云用心和笔去抓住,也许就这么消失了,如同一杯酒倒在时光的河流里,让人寻不得一丝香气。更无法在午后的阳光中,或是深夜的泪水中,悄悄地被往事醉一回。
海云收集了自己和他人的泪滴与欢笑,酿成酒,又尽量用精致的瓶子装好。这就是她的文学,其实也像极了她的美食,总是为了人可以品尝。
读者对她这种写作的回报是热烈的,她在网络上和身边都拥有很多朋友。我不想称她们/他们为粉丝,因为海云和他们是相互付出的,她不是高高在上的作家、女神,而是在他们中间,同哭同笑的朋友。这种友情常常是我很羡慕的。
之前她的小说大都是写海外生活,虽然不是写她自己的自传,但也总是离她的生活圈不远。这次她写的《金陵公子》却让我一惊,一是没想到她会选择这样的题材,二是她对长篇小说的驾驭能力。
我去年五月去纽约时海云给我看了《金陵公子》的电子档,小说写得很顺,我毫不费力,甚至是津津有味地就在手机上看完了。说实话,现在中文的长篇小说让我能够不强迫自己看完的越来越少,大多数或故弄玄虚,或笔力不足越写越弱。于是我自己也恨怕成为一个只能写“半本书”的作家。
不过能写成怎样一部小说,实在不是作家自己可以掌控的,作家可以做的也许就只有保持初心,保持孩童般的敏锐与真实。海云这部书让我看见了难能可贵的真诚与激情。真诚与激情原本是文学创作中的基本要求,但其实也是一本书,一个写书人,能否站得住的关键。
这次写序之前,我又读了一遍,她竟然以一个曾公子情事纠结的人生为前景,以中国六七十年的政治风云为背景,一反中国式的宏大叙事,而诚诚恳恳地写一个人。只是我始终不明白自己认识的海云,为何会对小说中曾公子这样一个人物有激情?直到她告诉了我写作的初衷,我才恍然大悟。
她不是在塑造一个替自己言说的人物,也不是在塑造一个偶像,她在写一个有着各种软弱、不堪,在社会中笨拙、自相矛盾,在命运中跌跌撞撞、四处碰壁、伤人伤己的一个失败者。而这世上的人,谁又不是失败者呢?
正如保罗所说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这句话揭示了所有的人性,超越时空和种族。若是曾万禹知道这句话,估计必定成为他深夜中的叹息。而写出真实的人性正是文学创作中至关重要的一个意义所在。
起初我读这小说时,心里很不喜欢这个四处惹下情债的曾公子,他似乎是对章琳林爱得深情、痴情且专情,然而他并不能为自己的情负责。他娶了妻子柳春叶,却在感情上对她如此忽略。因为柳春叶对他的爱,她成了曾公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备用品”;而胡凤妮更是成了曾公子专情的“替代品”,虽然有一段时间似乎是真爱上了。
可悲的是一场生死之战竟然是在“备用品”和“替代品”之间发生,武器就是肚子里的孩子。我作为一个女人,对这类情节总是忍不住愤怒地问一句:这就是女人的命运?但我却见证着这类事,不断地在真实世界中反复上演。
海云也许是因为对人物原型的如同父女般的情感,她为曾万禹做的每件伤人伤己的事,都找了一个善良的动机。而真实的人性也确实没有太多是刻意为恶的,曾公子就像我们每一个人一样,为了自己的“善”而行“恶”,却无法自知。
读着小说,我仿佛看着这个曾公子坐在情欲的无桨小船上一路漂流而下,他心里有着多情公子的委曲,有着为自己的善意而生的自我安慰和自怜。读着读着,我满心的鄙夷突然被冻住了,无法继续审判他,无法回避他挣扎的灵魂。人还能如何呢?若不以自己心底也许根本无用的“善”来一叶遮目,又如何能生存下去?如何能将自己和自己一路造成的狼藉分割?
谢谢海云作家的职业精神和敏锐的良知,她写出了一群真实的人:在私欲的捆绑中,却挣扎地爱了;在命运无情的风浪中,却保留了真情;在无奈与失败中,却仍有人的尊严。
这就是人,这就是我们,是罪人,也是按神的样式造的人。

施  玮
    2017年2月14日 写于洛杉矶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促销语

推荐语:海外华文女作家笔下的金陵旧都富二代,颠沛流离、困顿一生的故事。动荡不安时代的弃儿,深情却被无情误/图书卖点:★那个时代,不仅有“陆犯焉识”,还有金陵公子★书写动荡时代的爱恨离愁,跌宕人生和踉跄背影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作者简介

海云,本名戴宁,英文名Nina Dai Tang,海外文轩作家协会,海外女作家协会和纽约作家协会成员,香港大公报专栏作家;1987年留学美国,获美国内华达大学酒店管理学士,美国加州州立大学企业管理硕士;曾任职美国星级酒店和硅谷高科技跨国企业,从事金融财务管理。其作品《生命的回旋》获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金色的天堂》获美国汉新文学奖**名;长篇小说《冰雹》曾参加第三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笔会,获得影视小说奖,并被收藏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多篇散文随笔、小说发表在《读者》《小说选刊》《长篇小说杂志》《长江文艺》《世界日报》《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国内外报刊杂志上。其长篇小说《归去来兮》被改编成电视剧剧本;短篇小说《父子的信》被译成英文,收录在第十四届英文短篇小说国际会议的文集中。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目录

世事风云一公子(序)
第一章秋风悲扇
第二章若如初见
第三章聒碎心乡
第四章心期天涯
第五章残雪凝辉
第六章心字成灰
第七章蓝桥碧海
第八章浮生斜阳
后记
显示全部目录>>隐藏全部目录>>

内容简介

抗日战争时期,金陵城中洋行曾老板的大公子曾万禹出生在战火纷飞的重庆。解放战争末期,被送往台湾的曾公子闹着要回家,致使一家人留在了南京。曾经优越的家境和接受的良好教育,令曾万禹长成一名多情的翩翩公子。他对大学女同学章琳林一见钟情,但出身于国民党军医家庭的她,*终选择与来自革命军人家庭的同学赵自强结婚。
此后,曾公子的感情生活被不断出现的各路女子淹没。然而,每每情到深处,涌上他心间的却总是那个消逝在记忆深处的嫣然笑靥。跌宕的大时代令他一生如同坐过山车,身不由己经历峰顶谷底。一生的颠沛流离,不管是爱情还是生活,都以落魄收场,为这个时代留下金陵公子*后的背影。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

精彩内容

    6
    从筒子楼走进外面的黑夜中,曾万禹在一棵树下站定,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两口。
    就在这时,一辆自行车按着铃从他的身边驶过,他一瞥之下发现骑车的人是章琳林的小弟章启明,忙招呼:“明明,你去哪儿?”
    章启明急忙刹车,在路灯旁停了下来,一看是曾万禹,高兴地叫道:“曾大哥,我把我姐的书从家里搬过来。”说着撑好车子,把驮在车子后座的两大包书拎了下来,曾万禹过去帮忙,书太重,有一包袋子已经撑破了一个口子,被曾万禹一用力,口子张开来,里面的书哗的一声跌落在地上。
    章启明和曾万禹都忙着捡书,曾万禹无意之中看见一本笔记本,封页上写着:肿瘤课笔记。曾万禹想起那是他与章琳林一起上过的*后一堂课,情不自禁拿了起来,随手无意识地翻动着,就这么一翻,一张纸飘了下来,曾万禹捡起那张纸,不敢相信,那纸上是自己的字迹,那正是那*后一堂课自己写给章琳林的字条,被老教授扔到垃圾桶里去的字条,上面是曾万禹写的英文字:loveis like cancer, the more you ignore it and try to pretend it's not hurting you,the bigger it spreads。(爱情就像癌症,你越忽略它,假装它没有伤害到你,它扩散得越厉害。)
    I Love You!I Love You!I Love You!
    曾万禹头脑已经乱了,他搞不清被老教授扔进垃圾桶的字条怎么会出现在章琳林的笔记本里?等他看到那张纸条的下半页,上面似乎有一行小小的中文字,他凑近再读,头脑更乱了!那行字是纳兰的一首词里的: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曾万禹有段时间跟章琳林在一起,章琳林喜欢读纳兰性德的诗词,连带曾万禹也知道了一些这位清朝诗人的身世,曾万禹开始并不是太喜欢纳兰,觉得一个男人太过缠绵,那些诗词写得也大多过于悲切,可近来纳兰的那些词常常不知不觉在他头脑中浮现,这会儿又出现在他写给她的字条上,他的眼光停留在那*后五个字:心字已成灰!猛然心里的隐痛一阵阵地往上翻,一阵比一阵强烈,他觉得自己有些恍恍惚惚的,有点儿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他紧紧攥着那本笔记本,像个喝醉酒的醉汉,低声反复说着那一句:“心字已成灰,心字已成灰……”,完全不顾章启明在后面的问话:“曾大哥,你去哪儿?你不去参加我姐的婚礼了?哎,那本书你拿走了,曾大哥,曾大哥……”曾万禹一个人走进黑暗中的街道深处。
    赵自强和章琳林的婚礼结束,院领导的同事们相继离开,柳春叶找不到丈夫,看见大李就拉着问:“看见曾万禹了吗?他不是跟你坐在一起的吗?”大李一拍脑袋:“忘了告诉你,他在外面抽烟呢!”说完想想不对啊,这么久了一包烟也该抽完了!与马来妹一个对视,两个人都觉得不大对,尾随着柳春叶走出了筒子楼找曾万禹去了。
    章琳林对拉着自己的手有些不舍的母亲说:“妈,你们回家吧!”章妈妈眼圈红了,女儿养大了,这就出嫁了,再也不属于娘家了。赵自强也在一边让妹妹陪父母回家,赵妈妈还在唠叨:“后天在我们大院我们摆酒,他爸都说好了,就在我们军区的招待所里吃顿饭!你们就别管了,我张罗就好!”
    章启明费劲地把一包书还有零散的书搬了进屋,章琳林忙过去帮忙,一看破了的口袋和散落的书,想起了什么,连忙翻着查看,然后把弟弟拉到一边小声地问:“小弟,我有一本肿瘤科笔记呢?怎么没见着?”章启明想了一下,对姐姐说:“刚才曾大哥帮我搬书,口袋破了,他拿了一本书走了,该不会就是你说的肿瘤笔记吧?”章琳林急了:“你怎么能让他把我的书拿走呢?让你办点儿事也办不好,你真笨啊!”章启明委屈地说:“我想叫住他的,可他像没听见似的,丢下我就摇摇晃晃地走了!”
    “怎么了?什么事儿责备明明啊?你还做姐呢!”赵自强过来问妻子。章琳林瞪了弟弟一眼,章启明乖巧地不响了。
    P118-120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

读者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