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小说 > 大国医.第二部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殿堂级文学大家返璞归真直击心灵的散文饕餮 从此,*国有了自己的《瓦尔登湖》 请我们记住:你怎么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你 茅盾文学大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心灵之旅 一部重新定见人与自然关系的碑铭之作 当代*国静好至极的散文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大国医.第二部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目录

第二十三章  见肿消
第二十四章  天门冬
第二十五章  补骨脂
第二十六章  桑寄生
第二十七章  血竭
第二十八章  蛇蜕
第二十九章  仙茅
第三十章  珍珠
第三十一章  红花
第三十二章  紫苏
第三十三章  柴胡
第三十四章  川芎
第三十五章  何首乌
第三十六章  蒲公英
第三十七章  威灵仙
第三十八章  密陀僧
第三十九章  千年健
第四十章  常春藤
第四十一章  冬虫夏草
第四十二章  王不留行
第四十三章  金钗
第四十四章  钩藤
第四十五章  远志
显示全部目录>>隐藏全部目录>>

作者简介

孟宪明,河南省文学院一级作家,河南省儿童文学学会会长,河南大学兼职教授。著有长篇小说《双筒望远镜》、《大国医》、《念书的孩子》等,影视剧本20余部,曾6次荣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3次荣获美国圣地亚哥靠前儿童电影节“很好电影奖”及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
长篇小说《双筒望远镜》获中国第三届少儿读物银奖,长篇小说《大国医》获河南省长篇小说精品工程作品奖等。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读者对象

精彩内容

    第二十三章见肿消
    见肿消酸涩微毒消痈肿及狗咬
    ――《本草纲目》
    一
    郭家贴出了寻找药王的告示:
    郭一山先生家传白玉药王丢失多年,有知其下落者,酬五块大洋;愿俸还者,酬千块大洋
    并深表谢忱,永结世好!
    平乐郭宅主事郭云鹤鸣叩
    砖头和济远分了工,砖头主要在乡村和白马寺附近张贴,济远则贴往洛阳城内。一时间,白玉药王成了人们的热门话题。“知其下落,就赏五块大洋啊!”“我要是有药王,你就去报信,平白就落五块大洋啊!”看客们议论着,像遇上了节日。
    彩凤鸣来找花娘,夜里没睡好,勒着个头。花娘知道是急的,给她倒了杯茶。凤鸣接过来喝了,蹙着眉头说:“你想花娘,人家偷了白玉药王,一拿出来不就知道是谁了?他会往外拿吗?”“要说也可能拿。他偷那东西干啥呢?不能吃不能喝,还不是要卖钱吗?”花娘说,“鹤鸣没说吗,要紧的是一贴出告示来,就是找不出来,鬼子也相信了,不再催着一山非要白玉药王了,不是就好救了吗?”凤鸣的眉头皱得更紧:“主意倒是个主意!只是,我怕既没人拿出来药王,又耽误了营救先生。到那时候,后悔也就迟了!”花娘说:“那你说咋办?你没看鹤鸣急的!”“我也没办法呀!”凤鸣两眼含泪。两个女人坐着,一时都没有话语。
    砖头提个糨糊桶回来了,他把东西放到墙角,走到水缸边拿起水瓢舀凉水喝。花娘送凤鸣出来看见砖头,眼忽地一亮:对,我得亲自审审他!鹤鸣不审,那是看我的面子呢!我可不能再护短!她站住脚说:“砖头,你到我屋里来一下。”说过转身就走。“中啊。”砖头应着,追着姑的脚步走往上房。
    砖头局促地站在姑面前。人输理,狗夹尾。自从他偷了姑的衣裳他就害怕来这个屋子。有时候非来不可,他就努力缩短时间,只应不说。中,中中,光点头。姑说:“坐吧砖头!”砖头不坐:“姑我不累。有事您吩咐吧!”砖头说着,往门口挪了挪。“坐吧,得一会儿呢!”花娘翻他一眼,“你是不是不想见我呀?”砖头勉强一笑:“哪呀!我不是想快点儿做活嘛!”花娘说:“那好,你坐下吧。权当歇歇!”砖头坐下来,前倾了身子,做出恭敬状。
    花娘不看砖头,说:“砖头,姑想了很久,有个事还是想问问你。我是你姑哩,十四岁我就给你带到郭家了,姑又没个孩子,姑从一开始就是把你当儿子待哩!”“姑,这我知道。”砖头警惕起来。姑说:“你今年三十三了吧?”“嗯。”“姑来郭家四十一年,你在郭家也有将近二十年。郭家待咱时家不薄,可以说,时家的大人小孩都受过郭家的恩惠。到今天,驴驹不是又来到郭家了……”砖头看着姑:“姑,我知道,您有啥话就直说吧……”“那好,你让姑直说姑就直说。”花娘定定地看着砖头的脸,“六年前,咱家进贼,白玉药王被偷那次,夜里是不是真的进了贼?”砖头做出回忆的样子,想了想说:“姑,我给您说实话,我不知道!”花娘说:“你不是说进贼了吗?”砖头脸红了,嗫嚅着说:“我、我那点儿破事,您不是都知道了吗?这么多年了,您老还忘不掉啊?”“那好,砖头,我问你,那尊白玉药王,你弄到哪儿去了?”花娘单刀直入。砖头像被火烧了一样猛地跳起来说:“姑,你咋能这样说?白玉药王我敢拿吗?自打白玉药王赎回来,只有在年节时候才请出来磕头上香,平时在哪儿我都不知道。几年前,你就问过我……”砖头红头涨脸地表白着。
    花娘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你究竟弄哪儿了?卖了还是藏哪儿了,你跟我说实话!”“我没有拿!我要是拿了白玉药王,出门让我撞上枪子儿……”砖头拍着胸脯。
    “你别赌咒。赌咒要是能灵,就没有屈死的鬼了!”花娘看着砖头,谆谆诱导,“砖头,就咱娘儿俩,说哪儿算哪儿。你也知道,一山的命就悬在这尊白玉药王身上了!郭家呀,听起来大着呢,其实,就玩儿的一个人。一山要是万一有个啥好歹,你看看,这郭家呼啦就垮了。不说别人啥样,孩子,光你姑就没个地方去呀,到晚年了你说我还能咋过呀……”花娘说着,泪水淌了出来,“你就拿出来吧孩子,就算姑求你了,就算你爹你娘、你姑和你一起报答郭家的恩典……”“哎呀姑!”砖头急得摇头,“我真没拿!我拿它啥用啊?”
    花娘忽然从腰里掏出一根细绳子,在眼前晃了一下,说:“砖头啊,看见没有?我都准备好了,一山要是回不来,他头天走,我第二天就找你姑夫去!我今年都快六十的人了,我还怕啥呀……”“姑,我真的没拿。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来呀!”
    “咦――砖头!”花娘忽然恼了,“你要连这话也听不进去,你可真是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人了!见死不救,见死不救啊你!你走吧,从今天起,郭家的死活,你姑的死活,和你没有丁点儿关系了!”“姑――”砖头扑通给姑跪下来。花娘不理:“滚!”“姑啊,砖头真没拿呀!”“你滚!”花娘朝砖头身上跺一脚,又使劲打着砖头的脸。砖头哭了。他昂着头,一动不动任姑打。“滚,你给我滚!”姑喊着。砖头爬起来。“滚得越远越好!”花娘骂着,一脸盛怒。砖头抹一把泪,慢慢地退出屋子。P2-4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

内容简介

孟宪明著的《大国医(第2部)》讲述了云鹤鸣撑起郭家的天,周旋于土匪、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军阀之间,不但保证了平乐正骨医术的发扬光大和代代相传,而且维护了民族气节。在面临解放的重要时刻,又千方百计保护平乐正骨秘笈不被欲去台湾的刘仙堂盗走。并用公开郭家五代正骨秘方十四通的行动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