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中国当代 > 癫狂艺术家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殿堂级文学大家返璞归真直击心灵的散文饕餮 从此,*国有了自己的《瓦尔登湖》 请我们记住:你怎么对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怎么对你 茅盾文学大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心灵之旅 一部重新定见人与自然关系的碑铭之作 当代*国静好至极的散文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癫狂艺术家

  • 电子书价:¥2.96
  • 纸质书价:  ¥12
  • 作    者: 墨白
    出 版 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12-01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作者简介

墨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梦游症患者》《映在镜子里的时光》等。其小小说《怀念拥有阳光的日子》《风景》曾获《小小说选刊》很好作品奖。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内容简介

《癫狂艺术家》是“第六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奖作家自选集”系列之一。
《癫狂艺术家》中,墨白以深邃的艺术视野聚集小小说文体,在小小说的艺术创新方面做了充分有效的实践探索。他在选材上粗犷大气、神秘,给人一种新鲜感,透露一种绝不同于一般青春、爱情、职场小小说的神奇感。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

精彩内容

    枪手
    昨天上午,我们在颍河镇十字街头的西南角那棵枝叶茂盛的老槐树下,见到了一个气枪射击游戏摊。守摊的是一位霜发银须、面色红润的独臂老人。出于好奇,我们在摊位前坐下来,拿起那支崭新的气枪,向挂在十米外那块蓝布上的气球瞄准。那些绿色、黄色和红色的气球在夏日的热风里摇动着。
    要这样持枪。那个老人走过来扳着我的手臂,纠正着我端枪的姿势。在老人的指导下,我开始向那些摆动的气球射击。你手不要抖。可是不知为什么,在射击的过程中我的手仍然在抖,那些从我手里射出的子弹只穿透了那块鲜艳的蓝布。来,我做给你看。老人说着从我手里接过气枪,他就那样站着用右手托着气枪开始朝目标射击。在噗噗的气枪声里那块蓝布上的气球一个接一个爆破了。看着他那只在热风里飘动着的空空的衣袖,我们感动惊奇。使我们更加惊奇的是老人单手压子弹的姿势,他把气枪夹在右胳肢窝里,几乎是在我们还没有看清的时候,子弹就已经被他压上了膛。
    我们感叹说,真是神枪手。
    老人顺手把枪放回原处然后对我们笑了笑说,都玩了五十多年了,各种各样的枪我都用过。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颍河镇竟然还有这样一位神奇老人。他说,想玩得好,你就要真的用枪杀过人。这么说,你打过仗?没有,老人说,但我枪毙过人。枪毙人?对,我枪毙的靠前个人名叫沙飞,他是一个很有名的摄影家。鲁迅的遗容照片你们肯定见过,那就是他拍的。他还拍过白求恩。就是白求恩正在做手术的那一张。这让我们感到意外。我们确实见过他所说的那些有名的照片,我们说,他怎么就被枪毙了?
    1948年夏天,这个沙飞得了肺结核,住进了石家庄的白求恩和平医院。当时那里有很多日本医生和护士。我不是给你们说过当年他拍过鲁迅的遗容吗?在安葬鲁迅的时候,沙飞听别人说鲁迅是被给他治病的日本医生害死的。他整天就怀疑这个事儿。等他后来住进了石家庄白求恩医院,有几次他就对人说,日本医生当年害死了鲁迅,现在又要害我。他是得了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1949年的12月,沙飞开枪打死了为他治病的一个日本人。至今我仍然记得,那个医生名叫津泽胜。当时的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处沙飞极刑。当时我在华北军政大学政治部保卫处,负责关押沙飞。我不但执行了对沙飞的军法处置,而且是执行枪决的枪手。那是1950年的3月4日,这一点我记得很好清楚,他被枪毙的那一年还未满38岁。在沙飞被关押的时候,我曾经看守过他。因为我在画报上看过他拍摄的照片,所以很好敬重他。他是1937年的老八路,不但拍过鲁迅,拍过白求恩,而且拍过百团大战,拍过聂荣臻将军,可是他却死在了我的枪口下。
    夏天的热风从河道里沿着颍河镇的南街拥过来吹拂着老人那只空洞的衣袖。我们没有去询问他那只胳膊的去处。他看着我们说,那是我靠前次拿枪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当枪口对着他的时候,他还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至今让我难忘。等事过之后,我一直在想,那会儿他在想什么呢?是谁给了我双手托起一支枪对准另外一个人的权力?是军事法庭的判决。那么,又是谁给了军事法庭判处一个人极刑的权力?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死于这种判决?那些持枪的手,那些持枪对准自己同类的手都长在谁的身上呢?我们人类创造了文明,又用残酷的极刑来证明文明的重要性。
    我们看着这个曾经持枪以公正的姿态把子弹射入别人脑袋的霜发老者,看着他被阳光照射着的那只长满了老人斑的手,那个曾经扳动过扳机把子弹射入另外一个人脑袋的手指,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那只持枪之手,离我们的脑袋有多远呢?
    P16-18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

读者对象

普通青少年,普通成人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目录

癫狂艺术家
困兽
陪法场的人
枪手
银匠
法医
弑父者
葬礼
胡杨林
失语者
寻找歌手
红月亮
真相
首长
记者
按摩师
赌玉
弹孔
追捕者
红陶
纪念碑
上访者
流放地
教育家
诗人
老酸奶
大师
行为艺术
鼠王
孤独者
现实的颠覆
哑巴
最后
飘逝
终点
飞翔
寻找
阳光
丧失
结构
显示全部目录>>隐藏全部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