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轩网

您好,欢迎光临文轩网!

帮助中心
配送时间
支付方式
我要退换货
投诉中心
文轩客服
订单查询
发票制度
礼品卡
我的文轩
我的订单
我的收藏
我的咨询
我的评价
文轩网
你现在的位置: 文轩网> 图书 > 文学 > 名家作品及欣赏 > 中国当代 > 行刑人尔依

同类热销产品

重磅好书

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
不曾苟且.3
特立独行的年度选本 一群洞穿*国心事的观察者,他们睿智优美的文字留在时光中。 下笔如刀,行文似水。 以文发声,在这年代里温暖人心。
郁闷的中国人
从《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到《郁闷的中国人》,有名作家梁晓声终于亮出了他的思想底牌,捅破了中国的很后一层窗户纸!梁晓声细数中国人数百年来的郁闷,无限感慨中国人的人性劣根!梁晓声疾呼中国普通老百姓的郁闷,痛心呼吁国家的顶层设计!梁晓声剖析中国当代社会阶层的郁闷,深刻力陈中国社会根本问题!披沥昼与夜,亲历中国变迁,时运宿命痛陈,毒发价值涣散?冷眼悲与欢,缩影阶层群像,大国寓言惊魂,疾呼收拾乾坤!多种力量拉扯长大的中国人,像极了一张单薄的纸。人们郁闷于这个时代,可又不得不郁闷地适应本时代各种五花八门的规则。

更多 该作者其他作品

你的浏览历史

人气好书大盘点

企业团购

行刑人尔依

  • 电子书价:¥8.00
  • 纸质书价:  ¥40
  • 作    者: 阿来
    出 版 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8-01
页数:1
支持的阅读设备:浏览器PC客户端安卓iPad
收藏备选
暂无内容

作者简介

阿来,男,藏族,1959年生于四川省马尔康县。当代著名作家,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四川省作协。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格萨尔王》《尘埃落定》《空山》,纪实文学《瞻对》,诗集《棱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银匠》,散文集《大地的阶梯》《就这样日益丰盈》等。有多部作品在国外翻译出版。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内容简介

阿来编著的《行刑人尔依(精)》通过一个专事行刑的独特家族带我们走进一个蒙昧时代,展开一段带着血腥味的历史,除了战争,天才的银匠也从精神上撕开了土司制度的堡垒,留下了鱼眼夺科傻瓜似的思索。然而土司制度的结束并不意味着苦难的消亡,少年格拉、童养媳、老猎人、复仇者、奥达的马队……每个人的命运都让人灵魂震颤,但正如阿来所说,每一汪血泊中都有传说中那样一个风与火所孕育的光点。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此书可以试读,请点击这里>>

促销语

故事,并不是作者的虚构,而是早就发生过,像宝藏一样深埋在人的内心里。讲故事的人是被上天选中,将人生或历史的真谛泄漏出来。我相信,在阿来那里,写作是一件有神性的事情,一切听凭机缘的发生,机缘到来时,故事自然会从某个人的意识中探出头来,在世间流传。——铁凝
阿来弥合了所有的优势地位界限,迷失了判断的方向,然而他的迷失与混沌却给小说、给文学带来了经典的光芒。——付艳霞
阿来证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大作家,是一个在民族意义上的大作家。——李敬泽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主编推荐

鲜血染红苦难的历史
空山回响英雄的故事
————————————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笔下每个人的命运都让人灵魂震颤
————————————
我通过自己的观察与书写,建立一份个人色彩强烈的记忆。——阿来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精彩内容

    行刑人家世
    **个行刑人一生共砍了两个头,敲碎过一个膝盖,抽了一只脚筋,断过一个小偷的两根手指,却叫无数的鞭笞给累坏了。
    **世土司死去的下一个月,**个尔依也死了。
    行刑人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让他感到失望,因为他不愿意继承行刑人的职业。在那个时代,可以供儿子们继承的父业并不是很多的,好在那个儿子不是大儿子是二儿子。
    要死的那天,他还鞭打了一个人。尔依看见二儿子脸上的肉像是自己在挨鞭子一样痛苦地跳动。就说,放心吧,我不会把鞭子交到你手上的,你会坏了我们家族的名声。儿子问,以前我们真的是烧木炭的自由民吗?父亲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真是那样的话,儿子说,我就要诅咒你这个父亲。
    “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伤害不了我,胆小的家伙。”
    “我诅咒你。”
    尔依觉得胸口那里一口腥热顶了上来,就说:“天哪,你这个狗崽子的诅咒真起作用了,说吧,你要我怎么样才不诅咒。”
    “我要你到主子那里,请求还我自由民身份。”
    “天啊,主子的规矩,如果我先跟他说话,就要割我的舌头呀!”
    儿子说:“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刚落,一口血就从老行刑人口中喷了出来。
    新继位的土司刚好看见,就对那个诅咒自己父亲的儿子说,如果你父亲请求的话,我会赐你自由民身份。新土司还说,这个老头子已经昏了头了,难道我比我仁慈的父亲更残酷吗,难道他用一个行刑人,而我却要用两个吗?于是,当下就签了文书,放那人上山烧木炭去了。二儿子对土司磕了头,也对父亲磕一个头,说:“父亲,你可以说我是个没有良心的人,可别说我是没有胆子的人哪,我比你的继任者胆子要大一些吧。”说完,就奔能产出上好木炭的山冈去了。
    尔依看看将要成为下一代行刑人的大儿子,那双眼睛里的神色与其说是坚定还不如说是勇敢。于是,呻吟似的说,是的,冷酷的人走了,把可怜他父亲的人留下了。
    行刑人在行刑柱边上的核桃树阴里坐下,就没有再起来。
    第二个行刑人也叫尔依,土司说,又不是一个什么光彩的职业,要麻烦主子一次又一次地取名字,行刑人都叫一个名字好了。这一代的书记官比上一代机灵多了,不等主子吩咐,就在薄羊皮上蘸着银粉写下,行刑人以后都不应该烦劳我们天赐的主子――我们黑头黎民和阳光和水和大地之王为他们另取新名,从今往后的世世代代,凡是手拿行刑人皮鞭的都只能叫作尔依,凡擅自要给自己取名字的,就连其生命一并取消。书记官要把新写下的文字呈上给主子看,主子完全知道他会写些什么,不耐烦地挥挥手,说,你这种举动比行刑人一辈子找我取一次名字烦人多了,就不怕我叫尔依招呼你?书记官立即显得手足无措。还是土司自己忍不住笑了,说,我饿了,奶酪。书记官如释重负。听见管家轻轻拍拍手掌,下人就端着奶酪和蜂蜜进来了。
    第二个土司是个浪漫的、精通音律的人。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处罚有罪的人方式比较简单,要么关在牢里一段时间,问也不问一声又放了,要么就下令说,把他脑袋取了。那些坏事都是脑袋想出来的,把脑袋取了。于是,二世尔依就干干脆脆用快刀一下就把脑袋取下。这比起长时间鞭打一个人来要容易多了。如果要这个二世尔依对人施行酷刑的话,那他也许一样会崩溃也说不定。行了刑回到家里,儿子就会对行刑人诉说那些死在他刀下人的亲属表现出来的仇恨。这时,行刑人的眼睛就变成了一片灰色,握刀的手端起一杯酒,一下倒在口中。再把一杯酒倒在门口的大青石上,对儿子说,来,学学磨刀吧。儿子就在深夜里把取人头的刀磨得霍霍作响,那声音就像是风从沼泽里起来刮向北方没有遮拦的草原。
    P5-7
显示全部书摘>>隐藏全部书摘>>

读者对象

青年(14-20岁),普通成人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促销语

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讲述,每个人的命运都让人灵魂震颤,每一汪血泊中都有传说中那样一个风与火所孕育的光点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

目录

行刑人尔依
月光里的银匠

格拉长大
老房子
槐花
环山的雪光
奥达的马队
最新的和森林有关的复仇故事
显示全部目录>>隐藏全部目录>>

媒体评论

★故事,并不是作者的虚构,而是早就发生过,像宝藏一样深埋在人的内心里。讲故事的人是被上天选中,将人生或历史的真谛泄漏出来。我相信,在阿来那里,写作是一件有神性的事情,一切听凭机缘的发生,机缘到来时,故事自然会从某个人的意识中探出头来,在世间流传。
——铁凝
 ★阿来弥合了所有的优势地位界限,迷失了判断的方向,然而他的迷失与混沌却给小说、给文学带来了经典的光芒。
——付艳霞
 ★阿来证明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大作家,是一个在民族意义上的大作家。
——李敬泽
显示全部>>隐藏全部>>